伊東電工

被游戏耽误的媒体工作者
Steam/PlayStation/Ns/
Bethesda精神股东/
科幻迷/电影迷/
没事画点原创听点摇滚,特别好说话!欢迎唠嗑!

亚历山卓的猫

【在打通AC起源后感慨万千,同时也事关下半年工作室项目的创作灵感、跑了一趟憧憬了很久的埃及;对这个国家有着相较于其他旅游国家来说更加复杂的情感,明明是AC巡游最后在老开罗却走出了莫哈维废土的感觉xxx随笔记录下了一个在客车中看到的景象,仅此而已;

您愿意花时间看我的文字十分感谢  我没有爬墙也没有坑…只是画的慢…可以持续关注一下铁匠那边这样】


空气之中弥漫着让人不舒服的味道。湿热的水气透过他的长衫,又一颗颗的从背部滑落。1感到口渴,不舒服的抽了抽鼻子,想尽可能的远离这没有生机的感觉。他是一个外乡人,触不透这里的文化或是当地人的语言,这种束手束脚的感觉是让人挫败。现在的情景看起来是有些让人失望的。

 

喜欢猫的1打心眼里觉得,这里的猫太瘦了。瘦到病态,但他也不确定是否是基因或是其他的元素使得这里的猫显得如此的纤细。这里总是有很多猫,在路过古罗马广场的时候他就在那里看到了许多成群结队的流浪猫;在被保护的区域外存在着另一种被遗弃的状态,这种奇异的差异感使得1感到有些难受。他一直想抓拍一些在这个城市中的猫有趣的照片,以证这里历史上流传的尊敬猫的习俗。1还是在港口拍到了很多猫的照片,形态各异、诙谐有趣,1对于这些能成为不错回忆的照片十分满意,随即踏上客车。

 

穿行在亚历山卓的街道,他从港口到了旧城;粗糙的建筑将他的思绪从港口拉了回来,仿佛刚才的海景存在于另一个世界。这里所有的东西都是黄灰的,如同被沙所掌控,停在了一个固定的时间点一般。街边的老人慵懒的抽着水烟,生意萧条的旅游商店旁匆匆走过的包着头巾的女性,在街边拖着麻布口袋叫卖的老先生,静止又和谐;1也学着这城市性格一般慵懒的靠着车窗,看着各种各样忙于自己活动的人们,哼起了歌。虽然和耳机中传来的音乐不太能对的上,配合着这样的景象总让人联想到带着七十年代轻快乐曲的欢乐后藏着的淡金色的忧伤。

 

现在1看到一个让他印象深刻的阿拉伯老人。没有头巾,他就这样坐在一个角落,没有什么正在做的差事,看起来相当悠闲的样子,他的面部却让人感到有些许的心悸。老人的鼻子像是被削去了,脸部呈现很奇怪的弧度。眼窝处只能看见浅浅的阴影,大概是失去了眼睛,周遭的肌肉也几乎已经长到了一起。从额头的区域到脑后还有新肉的痕迹,嘴部也残留类似的伤疤。老人的胡子卷曲着,不知下方是否隐藏了更多的伤痕。1没有办法在第一时间对于他曾有过的经历做一个大概的判断,事故或战争、或是某类宗教性的教意或是某种特殊的惩罚、都可能书写着这位先生的过去。1的朋友张牙舞爪的打算猜测着背后的故事,最后在凝视了老人一会后打住了和1讨论的念头。他示意1看向老人的腿部,那里静静盘着一直橘色的老猫。

 

他可能是某场战争后归乡的士兵,受到榴弹或燃烧弹之类的重火所伤却还是捡了条小命,从战火和呼啸的弹片之中回到了最后的故土。终究没能在这座城市有一席之地讨个生活,最后在这个不起眼的日子里有一天没一天的过着。

他的生活中可能也经历过了的普通人不敢想象的艰苦和磨难,阿蒙将惩戒降临到了这位先生的头上。车祸事故或者是化学品之类的事件带来了毁灭性的伤害,突如其来的变故毁掉了一个普通市民诸如此类之类的事。

宗教和其他方面的可能介于文化之间的差异1和他的朋友也不愿做多想,对于他真实的情况和家庭方面的因素也一无所知,我们没有站在相同的文化环境下,两个异乡人对于这位老先生背后所怀抱的故事也无从所知,仅仅是一面之缘,就被着沉重的空气压的喘不过气。想到这位眼不能明的老先生托着一只老猫,在张贴着选举海报的街角,坐在隔壁商铺支起的小棚下,“享受”着从破洞间洒下的日光,一股讽刺心酸的意味撕裂了安静的空气。

 

那老猫安静极了。看起来好像十分惬意的样子,又好似带着长者的成熟,下垂的尾巴轻轻摆动着,动作之前好似沉淀了几十年的妥协与心酸。

1感觉自己透过空气甚至听到了那只老猫慵懒的呼噜声,细细的,一下下的扎在他的心上。

 

两人一时之间都没有讲话。

一边批判着自己的伪善,一边将心中的善意与敬畏透过目光传达给这位先生。

 

在这座倔强的城市突生的生命,让人感到敬畏。如同漫漫黄沙之中生长出来的城市,无论是街边的旧书摊、张贴选举海报的老旧墙面,还是无精打采的撑着小窝棚的可口可乐专卖店,小摊贩所贩卖的干货的爆裂声,都在亚历山卓的港口旁有力的彰示着时间和历史的痕迹,发散着生活的光芒。细碎的沙石带不走这样的精神力,即使是在已经展现出的混乱之中,依旧能在这混乱之中看到如同纸莎草一般繁荣生长的力量。如同前文提到的,穿梭过了历史所笼罩的荣光,最后黄沙漫去,从流逝的沙痕中存活的是本质的生活。1捧起一把细沙,手掌留下的只有一层恼人的白灰;扬尘侵染着他的工装靴,将1可怜的衣物统统染成白色,如同绿洲及这片土地上的人民千年来生生不息的用自己的文化与生活感染着这片土地一般,这样的感染看起来是如此的粗暴,却又温柔至极。1终究是个外乡人,但他喜欢上了心中对于这座城市中一些莫名的感动与无法言明的情愫。1稍稍坐正了一些,想尽可能多的抓住从眼前流逝的街景。

 

天哪,我喜欢猫。

1打心眼里这么觉得。


评论 ( 1 )
热度 ( 1 )

© 伊東電工 | Powered by LOFTER